从高度近视72年到看清视力表的第六行

“没想到我72岁了,不戴眼镜,都可以看到视力表第六、七行了,真是个奇迹,多亏了您和您的团队!”看到前来查房的谷威院长,李阿姨激动不已,表达出内心的感激。

对于她来说,视力变得这么好,曾经不敢想象的。

老人的复明,对于谷威院长及其带领的眼底科团队来说,是一种喜悦和如释重负。他们知道光明是来之不易的,它的背后凝聚着谷院长和每一位团队成员的心血和汗水。

北京爱尔英智眼科医院眼底科的医生们对李阿姨都非常熟悉,因为她的病情比较复杂,谷院长带领团队进行了很多次病例讨论,精益求精,只为给她制定更加科学的方案。“这里的医生很热心、负责,对我都很好,我和他们都成为朋友了。我的眼病不好治,让他们操心了。”说到这里,李阿姨仍有一丝愧疚。

“这双眼睛折磨了我一辈子!”

提到眼睛对她的影响,李阿姨一声轻叹。她患有先天性高度近视,没有进行过科学干预,随着年龄的增大,近视程度也逐渐加深,双眼都接近两千度。

年轻时,李阿姨酷爱学习,因视力较差,看不清板书,课间时,她都需要跑到讲台,站在距离黑板很近的地方,阅读老师在黑板上写下的字。凭借着顽强的毅力,李阿姨的成绩始终在班上名列前茅。

她不畏艰辛,坚持不懈,期望通过读书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,谁曾想高度近视却成了李阿姨选择工作的拦路虎。“毕业后,因为视力问题,我与很多心仪的工作都失之交臂。不幸中的万幸,在多方帮助下,我成为了一名教师。”

“但视力不好,非常影响我的工作,批改作业时,我只能把眼睛贴在作业本、试卷上,才能看到字迹。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,我一干就是几十年。”

高度近视对眼底造成的危害逐渐暴露出来,退休后,李阿姨的视力每况愈下。“大概是去年年底,我眼前出现了一层‘薄雾’,起初没在意,后来‘雾’越来越浓,视野中出现了一块块浮动的黑影,后来什么都看不清了。我是山西人,女儿带我跑遍了当地的医院,但医生都说我眼底并发症较多,不好治。”李阿姨说当时自己的视力范围只有不到30公分,感觉要瞎了,日常起居都需要家人照顾,在家都需要靠计算步数来估算距离,更别说出门了。

正当全家人万分焦急时,李阿姨的一名学生向她推荐了北京爱尔英智眼科医院。“他妻子曾在这里看过青光眼,术后也很好,让我也来试试。我女儿通过网络了解到该院的谷威院长是眼底病方面的专业度,她带领的眼底科团队在疑难眼底病诊疗和科研方面具有很深的造诣,并在业界有一定的影响力。很多患有疑难眼底病的患者,在这里重获新生,这让我看到了希望。”就这样,今年春节刚过,她就在女儿的陪同下来到了北京。

“我们对她的眼底进行了全方位拍照及一系列检查,经彻底检查后发现她的眼底情况很复杂,双眼高度近视导致眼底黄斑劈裂,视网膜裂孔和脱离,左眼患有陈旧性葡萄膜炎。”谈到接诊李阿姨时,谷威院长回忆道。

“本以为谷院长会让我放弃。但她却给我制定了一个详尽的方案。这一刻,我感觉心里有了着落。”李阿姨如是说。

谷威院长告诉李阿姨,她的眼底情况复杂、棘手,需要分多次实施。从后巩膜加固、视网膜复位到解决白内障问题,半年间,谷威院长带领团队给李阿姨先后实施了六次。

谷威院长操作着比针尖还细的切割刀一点点将黄斑裂孔,并把粘连的组织清理干净。过程中,稍有不慎就会将薄如蝉翼的视网膜牵破,功亏一篑,增加术后失明风险,难度无异于“在针尖上跳舞”。但凭着丰富的经验,谷威院长和她的团队一次次化险为夷。

谷威院长带领眼底科团队和李阿姨一起打赢了这场持久战,李阿姨术后的裸眼视力很快提升到0.6,比年轻时还要好。她激动地握着谷威院长的手连声道谢:“到了晚年,您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!”。

“正是由于您多年来一直忽视了眼底的检查,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。”谷威院长对李阿姨说。高度近视与单纯近视是不一样的,度数的增长会伴随一生。而且眼底病变的发生率要远高于其他人,这些并发症均可威胁视力,甚至可能致盲。所以高度近视的患者要进行定期观察,以免错过时机。

 

发布时间:2020-05-25
网上预约
     

    推荐阅读